<form id="pflpp"></form><address id="pflpp"><nobr id="pflpp"><th id="pflpp"></th></nobr></address>
      <address id="pflpp"></address>

      <span id="pflpp"></span>

            <span id="pflpp"></span>
              <noframes id="pflpp"><address id="pflpp"><listing id="pflpp"></listing></address>

                新中國外交斗爭的偉大勝利

                —新中國恢復在聯合國合法席位

                作者:中國共產黨歷史展覽館    發布時間:2022-03-11    來源:學習時報
                分享到 :

                1971年10月26日,聯合國秘書長吳丹致中國外交部部長的電報

                1971年10月30日,《人民日報》刊登的外交部代部長姬鵬飛與聯合國秘書長吳丹的往來電報

                1971年11月1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團首次出席聯合國大會

                2021年10月2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50周年紀念會議上指出:“新中國恢復在聯合國合法席位,是世界上的一個大事件,也是聯合國的一個大事件。這是世界上一切愛好和平和主持正義的國家共同努力的結果。這標志著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中國人民從此重新走上聯合國舞臺。這對中國、對世界都具有重大而深遠的意義!

                中國共產黨歷史展覽館陳列著1971年10月26日,聯合國秘書長吳丹致中國外交部代部長姬鵬飛的一份英文電報,這份珍貴的電報傳來了新中國恢復在聯合國合法席位的消息。10月30日,《人民日報》頭版刊發了這份電報的譯文:“……在十月二十五日舉行的聯合國大會第一九七六次會議上,以七十六票贊成,三十五票反對,十七票棄權,通過了下述決議……決定: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承認她的政府的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并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占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順致最崇高的敬意!睘榱诉@一天的到來,以毛澤東同志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進行了長達20余年的外交斗爭。

                聯合國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后國際秩序的基石,是討論和解決國際事務的重要平臺,是當今世界最具普遍性的政府間國際組織。中國是第一個在《聯合國憲章》上簽字的國家,是聯合國的創始國和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之一。新中國成立后,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作為代表全體中國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理應占據中國在聯合國的一切席位。1949年11月,周恩來致電聯合國秘書長賴伊和第四屆聯合國大會主席羅慕洛,聲明:“中國政府正式要求聯合國立即取消‘中國國民政府代表團’參加聯合國的一切權力!比欢,由于美國的干預和操縱,這一合理訴求并未得到滿足,蔣介石集團在喪失合法政治資格的情況下依然長期霸占聯合國席位。

                1950年9月,為在國際社會孤立、封鎖新生的人民政權,美國操縱第五屆聯大否決了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合法權利的提案,并決定成立所謂的“特別委員會”審議中國代表權問題,在未作出決議之前仍允許臺灣當局的代表占據聯合國席位。盡管如此,中國政府依然積極爭取機會,利用聯合國的舞臺開展外交斗爭。1950年11月,中華人民共和國特派代表伍修權參加聯合國會議,在安理會上控訴了美國對中國臺灣的武裝侵略,這是新中國的代表第一次走上聯合國的講臺。

                20世紀50年代,美國操縱聯合國大會將對中國代表權問題的討論長期擱置。與此同時,美國也意識到,隨著承認新中國的國家越來越多,一味阻撓、拖延并非長久之計,于是又提出可在保留臺灣當局代表在聯合國地位的前提下,接納新中國進入聯合國。美國此舉的真實意圖是制造“兩個中國”,保持其對臺灣的控制。對此,中國政府明確表態,決不允許在聯合國出現“兩個中國”或“一中一臺”的局面,聯合國在接納新中國代表的同時必須驅逐臺灣當局代表。毛澤東更是直言:“我們也不急于進聯合國,就同我們不急于跟美國建交一樣!痹趫猿帧耙粋中國”的前提下,我方開展了長期而細致的外交工作,在與各國進行建交談判的過程中,把對臺斷交,并在聯合國支持驅逐臺灣當局代表、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唯一合法代表作為基本條件。

                1961年,第十六屆聯合國大會總務委員會通過了討論中國在聯合國席位問題的議題,新中國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的斗爭進入到一個新的階段。在這一時期,爭取中間地帶成為外交工作的重點。中國對亞非拉國家反對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爭取和維護民族獨立的運動給予了廣泛支持,受到了廣大亞非拉國家的熱烈歡迎。十年間,聯合國大會表決恢復中國席位問題的贊成票不斷增加,到1970年第二十五屆聯大,贊成票第一次超過了反對票。

                當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的斗爭勝利在望時,中美關系迎來了轉機。1969年尼克松就任美國總統后,開始通過多種渠道嘗試對中國進行接觸,中方也作出了積極的回應。1971年4月,毛澤東批準美國乒乓球隊的訪華請求,“小球轉動大球”的乒乓外交成為一段佳話。此后,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辛格兩次訪華,中美建交工作取得實質性進展。但即便如此,美國依然想方設法阻撓恢復新中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1971年第二十六屆聯大召開前,美國提出所謂“逆重要問題提案”,要求將取消臺灣當局代表權的相關議題視為“重要問題”,必須在聯合國大會上取得2/3以上票數才可通過。并且炮制出所謂的“雙重代表權提案”,即接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表進入聯合國,同時保留臺灣當局的代表權。對此,中國外交部重申,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合法權利,同驅逐臺灣當局“代表”出聯合國,是一個問題不可分割的兩個方面,中國決不允許在聯合國出現“兩個中國”或“一中一臺”的局面。

                1971年7月15日,阿爾巴尼亞、阿爾及利亞等國代表提議,將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合法席位的提案列入第二十六屆聯合國大會的議程。10月25日,聯合國大會進行正式投票,“兩阿提案”最終以76票贊成、35票反對、17票棄權的絕對優勢獲得通過。投票結果宣布后,會場一片歡騰。此時,基辛格剛剛結束他的第二次訪華行程,正在前往機場的路上。同車送行的喬冠華請他預測中國能否在當年恢復聯合國的席位;粮癖硎,大概需要再等一年,待尼克松總統訪華之后才有可能。有趣的是,這位著名學者、資深外交官事后才得知,當時中方已經獲悉投票結果,只是為了避免使他尷尬才沒有當面告知這一消息。

                1971年10月26日,聯合國秘書長吳丹致電中國外交部代部長姬鵬飛,通報了這一振奮人心的消息。毛澤東聞訊之后喜出望外,決定立即派出以喬冠華為團長、黃華為副團長的代表團參加聯合國大會。10月29日,姬鵬飛致電吳丹,正式通知他:“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將在近期內派出代表團出席聯合國大會第二十六屆會議!11月15日,喬冠華率領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團首次來到聯合國會議大廳,當即成為焦點,在被問及此刻心情時,喬冠華仰頭大笑。在場記者用鏡頭記錄下了這一珍貴的歷史瞬間,這張名為《喬的笑》的經典照片后來還獲得了美國新聞界的最高獎項——普利策獎。

                從1971年新中國代表團在聯合國會場綻放自信笑容至今,已經過去了50多年。在此期間,無論國際風云如何變幻,中國都始終堅持和平發展、造福人類。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中國將堅持走和平發展之路,始終做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堅持走改革開放之路,始終做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堅持走多邊主義之路,始終做國際秩序的維護者,為實現世界永續和平發展,為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而不懈奮斗!

                (中國共產黨歷史展覽館 供稿)

                国自产在线精品一本无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