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flpp"></form><address id="pflpp"><nobr id="pflpp"><th id="pflpp"></th></nobr></address>
      <address id="pflpp"></address>

      <span id="pflpp"></span>

            <span id="pflpp"></span>
              <noframes id="pflpp"><address id="pflpp"><listing id="pflpp"></listing></address>

                推動全球治理體系朝著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發展

                原標題:推動全球治理體系朝著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發展
                作者:徐步    發布時間:2022-03-25    來源:學習時報
                分享到 :

                “推動全球治理體系朝著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發展!边@是習近平主席把握時代特點、擔負時代使命、著眼世界各國共同利益提出的重大倡議。推動全球治理體系更加公正合理,要求我們客觀認識錯綜復雜的國際形勢,深入分析當今世界面臨的嚴峻挑戰,準確判斷中國所處的歷史方位。推動全球治理體系更加公正合理,是建設新型國際關系的應有之義、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途徑,是習近平外交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為中國在新時代國際事務中發揮積極引領作用指明了方向。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推動全球治理體系改革

                全球治理格局取決于國際力量對比,全球治理體系變革源于國際力量對比變化!爱斀袷澜缯洑v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是對當今世界特征作出的重大戰略判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最突出的特點是國際力量對比發生顯著變化,中國以前所未有的豪邁氣勢走近世界舞臺的中央。我們把握國際形勢必須樹立正確的歷史觀、大局觀、角色觀,要把自己擺進去,在中國同世界的關系中看問題,清醒認識在世界格局演變中中國的地位和作用。當前中國處于近現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兩者同步交織、相互激蕩。我們要深刻認識錯綜復雜的國際環境帶來的新矛盾新挑戰,統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既是大發展的時代,也是大變革的時代。一方面,新興市場國家和一大批發展中國家快速發展,國際影響力不斷增強,近代以來國際力量對比發生最具革命性的變化。在世界多極化繼續演變的同時,經濟全球化、社會信息化、文化多樣化深入發展,對國際經濟、政治和安全形勢產生的影響更加復雜。另一方面,單邊主義、保護主義抬頭,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全球產業鏈、供應鏈遭受沖擊,世界經濟發展面臨嚴重困難。全球治理赤字、信任赤字、發展赤字、和平赤字繼續擴大,世界進入動蕩變革期。網絡安全、恐怖主義、重大傳染性疾病、氣候變化等非傳統安全威脅持續蔓延,國際秩序和全球治理體系受到沖擊。

                現存全球治理體系面臨的問題更加突出,與世界各國特別是廣大發展中國家的要求與愿望越來越不適應。一是現存的全球治理體系在成員上缺乏廣泛的代表性。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包括聯合國在內的各種國際組織及機構相繼成立。當時廣大發展中國家尚未取得獨立,聯合國成立之初只有50多個會員國,如今有190多個會員國,F存的國際治理體系基本上反映的是二戰結束后不久國際力量對比變化的現實,而未能體現進入21世紀世界已經發生巨大變化的事實。二是現存的全球治理體系在規則上缺乏應有的公平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銀行(World Bank)和世界貿易組織(WTO)等重要金融和貿易機制都由美國主導設立。廣大發展中國家沒有能夠全面參與規則制定及制度確立,他們的正當權益沒有得到充分體現和維護。三是現存的全球治理體系在行動上缺乏足夠的有效性。面對強權政治、霸權主義依然猖獗,單邊主義、保護主義及逆全球化思潮上升,當前全球治理體系難以積極發揮有效的作用。世界各國在應對新冠肺炎疫情過程中沒有能夠形成全面快速合作,凸顯了現存全球治理體系面臨的困境。

                全球治理體系改革是大勢所趨

                現存全球治理體系中不公正不合理的成分嚴重制約國際社會團結合作。從政治上看,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反映了國際社會對公正、合理全球治理體系的向往,但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強有力的全球治理體系還沒有真正建立起來,國際關系的法治化和民主化遠未實現。從經濟上看,廣大發展中國家特別是貧困國家的發展問題遠未得到足夠重視。多邊貿易體制受到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的嚴重干擾,一些發達國家采取不公正貿易手段打壓發展中國家。從安全上看,世界變得更加動蕩,戰爭多點爆發,和平受到威脅。一些西方國家抱著冷戰思維不放,逆歷史潮流而動,繼續利用北約等冷戰遺留產物推進自身安全利益,同時忙于構建小團伙,嚴重破壞國家間正常往來和相互合作。從文化上看,國際文明對話體系被嚴重扭曲,世界文化思想領域的斗爭尖銳復雜,不同文明與宗教之間的矛盾持續升級甚至激化。國際治理體系亟需改革和完善,是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的共識。

                改革全球治理體系是歷史性進程,是建設新型國際關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歐洲國家于1648年結束三十年戰爭,簽署了《威斯特伐利亞和約》,確立了現代國際關系的基本原則。隨著歐洲國家實力對比變化,歐洲國家間關系不斷調整,以歐洲為中心的國際體系逐漸崩塌。國際關系中的權力結構從根本上影響著國際制度的建立、發展和變革,歐洲自18世紀以來經歷了維也納體系、凡爾賽—華盛頓體系、雅爾塔體系等幾個歷史時期。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國際上形成以美國和蘇聯兩個超級大國對峙為特征的兩極格局,二戰后建立的國際治理體系既因先天不足又因兩霸相爭難有作為。1991年蘇聯解體、冷戰結束后,世界各國理應攜手抓住難得機遇,構建有利于國際社會大家庭每個成員的全球治理體系。

                中國對全球治理體系改革的主張

                中國參與全球治理體系發展及改革經歷了艱難的過程,大體分為四個階段。一是1949年新中國成立至1971年。中國在這期間努力尋求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以及其他國際組織地位,但由于西方國家對中國進行孤立及封鎖,中國的對外交往受到很大限制,對全球治理體系的參與及影響十分有限。二是1971年中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得到恢復,開始積極參與全球治理體系建設的進程。但由于對外聯系仍很有限,對國際制度和規則不夠熟悉,中國參與全球治理體系改革進程仍基本處于被動狀態。三是1978年實施改革開放政策后,中國全面參與全球治理體系建設,能力水平得到大幅提升。中國先后加入130多個國際組織,參加近300個多邊國際公約,積極履行相關義務,國際影響力空前擴大。四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主席深刻把握21世紀中國和世界發展大勢,在對外工作上進行一系列重大理論和實踐創新,全方位提出有關經濟發展、和平安全、環境保護、全球治理及人文交流等各領域重要倡議。中國方案成為順應世界潮流、引領人類進步的公共產品,中國對全球治理體系的影響進入一個全新時代。

                隨著全球性挑戰增多,加強全球治理、推進全球治理體系變革已是大勢所趨。中國主張全球性挑戰需要全球性應對,要堅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堅持理念、政策、機制開放,充分聽取國際社會各利益攸關方建議和訴求,鼓勵各國積極參與和融入,不斷尋求最大公約數,使關于全球治理體系變革的主張轉化為各方共識。推進全球治理規則民主化、法治化,努力使全球治理體制更加平衡地反映大多數國家意愿和利益。中國主張要致力于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以和平、發展、公平、正義、民主、自由為核心的全人類共同價值引領全球治理體系改革進程。世界各國利益密不可分,任何國家都不應當企圖把自身經濟、貿易、金融、安全等利益建立在損害其他國家利益的基礎上。加強溝通和協調,照顧彼此利益關切,共商規則,共建機制,共迎挑戰。堅持要合作而不要對抗,要雙贏、多贏、共贏而不要單贏,不搞排他性安排,防止治理機制封閉化和規則碎片化。中國主張全球經濟治理應當以開放為導向,以合作為動力,以共享為目標,推動各國在國際經濟合作中權利平等、機會平等、規則平等,共同構建公正高效的全球金融治理格局、開放透明的全球貿易和投資治理格局、綠色低碳的全球能源治理格局、包容聯動的全球發展治理格局,推動全球金融、貿易和環境發展合作,推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等國際經濟金融組織切實反映國際格局的變化。

                全球治理體系改革和完善是順應時代潮流、推動人類進步的切實需要。同時,全球治理體系改革和完善的道路充滿曲折,絕不會一帆風順。中國的主張順應世界發展進步潮流,符合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和人民的愿望,越來越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歡迎和支持。我們要堅持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堅定不移走和平發展道路,推動建設新型國際關系,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弘揚全人類共同價值,為促進世界和平穩定與發展繁榮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作者系習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秘書長、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院長)

                国自产在线精品一本无码中文